<rt id="micss"></rt>
<rt id="micss"></rt>
<rt id="micss"></rt>

中國最強武神正文2716追殺魔天

時間:2020-09-14 05:04:18 來源:西貢環保廠家 瀏覽量:3

最強武神 正文 2716.追殺魔天

事實上,此刻附近也沒有其他的生靈了,魔天雖然帶了幾個隨從來,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是直接化為了粉末,不可能存活下來,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出手做什么。

魔天這個時候真的是心神震動,就這諸天萬界之中,誰敢這樣對他出手?誰能這樣對他出手?

在這個時候,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他和不祥生靈接觸的消息是否被仙域所肯定了。所以此刻仙域有天將出手要滅殺他了?否則的話,怎么會如此的強勢?

又或者,這是不祥生靈發現了,他多半要投靠仙域了,所以特地讓不祥生靈中的強者出來鎮壓他,給他一點壓力和教訓?

“噗——”

下一刻,魔天后背炸開了,一道劍芒落下,直接令得他負傷了,但是自始自終,他都十分的被動,在這個情況下都沒有轉過身子。

最為主要的是,此刻他心神不穩,心中有鬼,有幾分疑神疑鬼的,十分的分心,根本就沒有發揮出絕世的戰力來。

“嗤——”

在這個時候,他十分的謹慎,這也是他能夠晉級到這個等階的原因所在。他沒有選擇生死搏殺,而是化為了一道神光,就要遁走。

“轟——”

葉重發威了,他催動了帝殺印,爆發出了證道級別的戰力,向著前方之處殺出。

伴隨著葉重的帝殺印殺出,此刻天地都是震動,四周的星域破碎、炸開,混沌洶涌,如同在開天辟地一般。

這就是證道者級別的戰力,雖然不是最強戰力,只不過是正常的出手而已,但是依然恐怖到了毋庸置疑的地步。

“砰”的一聲,魔天一聲慘叫,他身子直接橫飛而出,有小半邊破碎掉了,鮮血淋漓,整個人直接撲向了混沌星河的盡頭之處。

太慫了吧?

這是葉重此刻的想法,身為無上存在,身為魔族這一代的領軍者,若是他此刻轉身和自己一戰的話,怎么想都能夠和葉重過上數十上百回合,葉重都未必能夠將其滅掉,畢竟這個級別的人太難殺了。

但是想不到,此刻魔天居然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而是選擇這樣的遁走。

葉重背負著雙手,就這樣追殺了下去,無量神能匯聚,就這樣追殺了下去。若是被人看到的話,此刻定然會震驚,因為他居然在這樣追殺一尊無上存在。

要知道,當年葉重是無上存在的時候,那些過去的無上存在極道升華,化為了證道者都奈何不了他。但是現在情況反轉,葉重依舊強勢如昔!

不過,葉重雖然在追殺魔天,魔天也不是那么好殺的,事實上,這個級別的人就算是再慫,想要磨滅也沒有那么的簡單。此時此刻,他渾身都是鮮血,但是依舊能夠快速逃遁。

“嗖”的一聲,魔天身影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這樣融入了虛空之中了。

葉重看著這一幕,露出了饒有興致的表情來。想不到魔天居然能夠當著自己的面這樣逃遁了。

“噗通”一聲,魔天的身形出現在了魔界的深處,此刻他渾身都是鮮血,他半邊身子殘破,著實嚇壞了那些魔族的高層。

這個時候,魔族回想起了當年被橫推了萬魔塔的恐51wan《大鬧天宮》讓玩家最為著迷的就是種類繁多的護法。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懼,幾乎都要有心理陰影了。

這些年來,魔族越發的強盛了,誰能夠想到,這樣的一個種族,居然再一次淪落到這樣的地步,魔天幾乎要被斬殺了。

不過,就在魔天花費巨大的代價回歸魔界的下一瞬間,葉重直接撕裂了空間,來到了魔界深處。

畢竟,葉重是真正的證道者,他早就料到了魔天就算是逃遁的話,根本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所以他此刻也直接殺到魔界來。反正這個地方他橫推過一次了,算得上是熟門熟路。

魔界深處,此時此刻有諸多的陣法光芒亮了起來,這些年來魔天很心虛,所以在魔界深處準備了很多的手段,此刻這些無上級別的大陣盡數亮了起來,明顯是能夠阻擋證道者級別的強則的。

但是在這一瞬間,葉重沒有多說什么,而是一拳向著前方之處崩出,化為了恐怖的攻勢席卷而出。

伴隨著他的拳印轟殺而出,那些無上存在級別的大陣也是分別炸開了,葉重可是一代證道者,況且他一向都號稱星空下無敵,同為證道者,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在這一瞬間,那些無上存在級別的大陣,還有歷代魔尊布陣好的大陣都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炸開了。

“噗——”

有魔族的高層殺出,想要在此刻阻攔葉重,但是他們剛剛殺出的一瞬間,形體和神靈就是同時炸開了。

在這一幕發生之后,所有魔族的高手都是認慫了,他們全部都是瑟瑟發抖,一個個癱軟在了地面之上。

而葉重這個時候直接殺入了魔界最深處,這片地域是一片絕對不遜色于萬魔塔的魔族禁地超越耐克及阿迪達斯。,里面有天地大道勾勒出了山川筆墨。

葉重直接殺向深處,向著魔天退卻的方向而去。

“在我的眼皮底下和不祥生靈互相勾結,想要自甘墮落,化為不祥生靈,你倒是好膽!”葉重厲喝道。

伴隨著葉重的聲音傳出,那剛剛逃回來的魔天更加的慌亂了,他飛快的向著內里之處沖去,想要到這片禁地的中心之處,在那里還有他的一些后手,能夠讓他抵御這個可怕的追殺者。

但是,葉重的這句厲喝傳出,卻令得他更加的恐懼,以為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敗露了,在這一刻他慌亂到極處。

魔天此刻還有什么魔族當世第一人的形象?他什么都顧不上了,只想要向著最深處而去,就算是不敗敵,他也要在此刻保命,而后再看看應如何行事。

而在這個沿途,沒有人能夠阻攔葉重分毫,因為專屬于證道者的氣息在此刻蔓延而出,可以說所有人都是瑟瑟發抖伏跪在了地面之上,根本就抬不起頭來。

有些人天生桀驁不馴,想要抗拒,想要強行起身,但是在此刻卻自身龜裂,而后整個身軀炸開了,形神俱滅。

后方之處,小輪步步緊隨,他基本上確定了,葉重是如此的恐怖和強大,這是真正的證道者,只是一縷外泄的氣息,就能夠碾壓一切,除非同為證道者,否則誰能夠抵擋?

而小輪能夠不受到壓制的原因,是因為他本體是器,并非是其他的東西。

就這樣,葉重一路殺向了魔界的最深處,沿途,可以看到一片亭臺樓閣,里面有密密麻麻的神料、胚胎等,這些東西之上混沌氣息彌漫而出,十分的非凡。

之前葉重平推萬魔塔的時候,沒有看到什么好東西,現在想來的話,那些好東西應該都是被放置在了這個地方。

譬如那些皇道帝兵的胚胎、皇道帝兵的碎片、神料等物,這些就算是真仙看到了都會動心,葉重依然。

平日間,就算是魔族的高層想要進入此地都太過困難了,因為有太多人守著了,同時法陣太多,特別是歷代魔尊留下的禁制等,就算是證道者想要盡數破解都需要耗費諸多的時間,因為這個地方是一個禁地。但是今日卻一切不同了,因為魔天亂了方寸,他一路在逃亡,而且是不顧一切,只為了保命的那種逃亡,這相當于是在給外人開路。

在這一刻,葉重怎么可能客氣?他隨手一翻,就將這些至寶盡數收了起來,這些東西就算是他都會覺得心動,這樣的東西落入手中的話,葉重多半能夠煉制出更加恐怖的東西來。

緊接著,前方之處有一陣陣的藥香傳出,這是一個古老的藥園子,傳說中魔族有一株不死藥,名為黃泉花,一直都被魔族的歷代魔尊所掌握,而今日,這藥園子里面,除了其他的圣藥、藥王等,最為重要的就是這一株不死藥了。

因為潰敗得太快的關系,此刻就連魔天都來不及將這一株不死藥帶走。

葉重隨手一指,諸多的圣藥、藥王沒入了他的手中,很快,那一株黃泉花在遲疑片刻之后,也是帶著幾分奇異的情緒,主動落到了葉重的手里。

傳說中的黃泉花,就這樣落入了葉重的手里,只要能夠吞服了這一株不死藥的話,葉重就能夠在日后活出二世生來。

這樣的東西,原本應該是魔天拿來和仙域的人交換條件,甚至交換進入仙域機會的東西的,但是現在卻毋庸置疑的落到了葉重的手里。

“啊——”魔天的臉色無比的難看,在前方之后怒吼,他心疼得都快要滴血了,但是在這一刻,他卻不敢回頭,也不敢回來爭搶,只能夠發出這樣無用的怒吼之聲。

若是在以前的話,魔族的魔尊就應該在魔族的萬魔塔之中出世了,但是今日,魔族的萬魔塔早就被葉重平退了。

能夠出手的,恐怕只有傳說中的第一魔帝了,但是第一魔帝的身影依舊不可見,如同他從來都不曾出世,不曾現世一般。

天才本站地址:.。版閱讀址:m.





前列腺增生怎么治療
黃石婦科醫院哪家好
邯鄲哪里治療白癜風效果好
相關閱讀
何猷君奚夢瑤結婚這上海超模如愿嫁入豪門永恒

????何猷君奚夢瑤中式成婚照花式比心,周杰倫遠空祝禍:恭喜小兩心 ????5月14-亞甲基兩氧苯基-2-丙酮號的時分,何猷君顛末了一個月的粗心籌謀,...[詳細]

2021-08-18
何炅謝霆鋒韓寒毛不易雜志登封演繹動畫人物容易

朱端會也有自己的理解7月4日,一組何炅、謝霆鋒、韓寒、毛不易登上雜志封面圖曝光,何炅演繹《玩具總動員》胡迪,謝霆鋒演繹《美食總動員》大廚...[詳細]

2021-08-18
何潔帶三個孩子出門玩耍穿著身材被網友吐槽權衡

七夕節有友拍到何凈帶三個孩子出門游玩的照片。節日當天,她穿戴寬緊的灰色上衣,借有寬緊的烏色短褲,足上一單活動鞋,很戚忙的出門了。出門游...[詳細]

2021-08-18
何潔一家五口出門吃烤肉刁磊單手抱三胎女兒權衡

特向諸路英雄廣招游戲指導員昨日(7月22日)深夜,有媒體拍到何凈刁磊一家五心中出會餐吃烤肉被拍。刁磊一起牽著寶妹取七寶,用飯時借把三胎女女單...[詳細]

2021-08-18
何晟銘塑造糙漢警察漫長的告別掀懸疑熱潮力量

日前,國產都市懸疑劇《漫長的告別》正式上線開播,該劇以小鮮肉搭配熟男大哥的雙男主設置,共同演繹為愛追兇十二年的跌宕故事,同時以這起撲朔...[詳細]

2021-08-18
何冀平做客今日影評解析電影決勝時刻力量

明天,由黃建新、寧海強團結執導的影戲《決勝時辰》正式公映。做為新中國建立710周年重面獻禮影片,《決勝時辰》再現了1949年秋毛澤東等中心輔導同...[詳細]

2021-08-18
友情鏈接
100000部免费视频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